账户余额不能用必须支付70%现金 易到投诉暴增监

时间: 2019-08-15

  按下葫芦浮起瓢。为了解决司机端的车费提取问题,易到在7月初推出了混合支付的用户付费方式,但这迅速引起了消费者的不满。

  “很久没用了,一用居然要我按比例进行支付,即易到账户余额支付30%,而剩下的70%则需要通过支付宝或微信进行现金支付。”7月16日,一名消费者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吐槽道,她用易到用车APP打车,但此前充值的余额不让全部使用。“余额还有好七八百呢。”

  令这位消费者真正生气的是,“混合支付这件事”直到她正式支付前,并没有收到任何来自易到官方的告知,她还不能选择拒绝这种混合支付方案。此外,在尝试多次之后,易到客服也始终无法接通沟通这个问题。

  实际上今年7月10日,易到就悄然实行了“混合支付”,而该消息仅在其微信公众号上进行了宣布。而按照易到官方说法,目的是为了保障车主收入100%实时到账,提现无需等待。在此之前,易到用车司机曾多次就无法提现而对薄公堂,甚至在其总部维权。

  上述消费者拨打消费者协会电线进行投诉。但对方却告知她需要在14个工作日内进行等候处理结果,并且表示如果需要进一步投诉可以致电12315即工商管理部门。而在12315客户端投诉后,该消费者收到反馈结果却是“不受理”,对方建议其向网络预约出租车的监管部门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反映。

  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了交通运输主管部,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对记者“大吐苦水”,称近期也接到了很多关于易到的投诉,但对于如何处理却表示“为难”。该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工商部门最后把“球”踢给了交通运输部,但是交通运输部负责政策制定等宏观层面,的确是“接不了这个球”。“虽然我们在政策上也一直在努力跟进,但是市场变化太快了,特别是网约车这块我们也需要不断地去修订和改进政策,不断去填补他们钻过的漏洞”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用户与司机的无法提现,只是易到当前困境的连锁反应之一。实际上,易到陷入资金困局已经持续了4年之久,而股东的勉力支撑,也并没有为易到带来好运。

  作为中国“专车鼻祖”,易到早在2010年就成立,在2014年的D轮融资,易到还获得了新加坡政府领投的1亿美元,可见当时其颇受资本市场欢迎。但时至今日,易到已两次易主。

  2015年10月,乐视用7亿美元买下了易到70%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但乐视的入主并没有为易到带来好运,在短短半年后,乐视的资金危机爆发,而刚拿到网约车资质的易到汽车在2017年5月被传出正在被兜售的消息。此时距离乐视入股的时间刚过去20个月。

  而在被兜售的前两个月,易到用车已经出现了资金短缺的苗头,一些司机已经无法提现,但乐视和易到均对此否认。戏剧性的是,已经将易到出售的原易到创始人之一在却在此时站出来,指责乐视造成了易到的危机。“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周航在当时的声明中称。

  这则声明揭开了易到和乐视背后的资金困局。随后不久,乐视危机爆发,易到再次易主。2017年6月,韬蕴资本接手成为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曾是乐视及贾跃亭的盟友,双方在诸多项目上合作过,但后来反目。2019年2月,温晓东在朋友圈公布了两人闹掰的原因:2017年,贾跃亭以乐视网“生死攸关”向韬蕴资本CEO温晓东求救,后者向贾跃亭提供了两笔借款,总金额约8亿。

  据当时的方案,贾跃亭将易到过户给韬蕴资本,然后通过出售乐视网股票来筹集资金,不过2017年7月4日,贾跃亭所持有的股票等资产被冻结,出售一事随即胎死腹中。而后,贾跃亭又改口称易到只是让温晓东“代持”易到股份,由此双方闹翻。2018年7月,韬蕴资本公告称,入主易到后发现易到整体负债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元飙升到近50亿元,而乐视在实际控制易到期间,产生了一系列数额巨大的不正常关联交易,并以各种方式干扰易到的正常运营。这些直接导致了车主“提现”困难。

  在韬蕴资本进驻易到之后,易到曾经有一段时间出现过“中兴”的感觉。特别是在2018年上半年,易到日单量逐步提升,每周五的司机提现都正常,平台运力在恢复和快速拓展。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9月开始,司机提现逐步不顺利,当时易到采用限额提现的方式来解决,但从2018年12月开始提现问题变得严重。韬蕴资本表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资本市场遇冷,而其在一些项目上也受到影响,无力再输血易到。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易到始终在车主维权和裁员等消息中度过,中间一度有被裁员工集体维权事件发生。今年1月21日,韬蕴资本在重重压力下,准备半价出售易到股权。韬蕴资本在一份声明中称,由于乐视遗留的债务仍高达34亿元(其中28亿为韬蕴资本向易到的垫款),将以一半的价格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用来优先保证车主提款。在这一次公告后,易到还悄然进行裁员。

  在今年上半年,葡京赌侠。易到又连续发生了几次车主维权事件以及在未被告知情况下被裁的员工维权事件。7月1日,一名化名为“木三”的易到前员工和30多位同事们一共前往了丰台区法院进行上诉。这三十余人均来自易到员工维权大群(群内共有300人),他们平均被欠薪五万,高的更高低的也不少,他们中有些没在北京,专程从各地飞过来,自费行程来维权。由于维权人数较多,当天,丰台区法院还特意为易到开辟了一个新窗口。

  为此,韬蕴资本CEO温晓东不得不出售自己豪车来筹钱,并在7月初推出了上述混合支付的方案。韬蕴资本自称,2017年6月接手易到以来,已经向易到提供了数十亿资金,在2019年在春节前韬蕴资本依然向易到提供了数千万的资金支持,但易到的缺口实在太大。据估计,易到目前需要的资金额至少在十亿美金。而实际上,这也不是韬蕴资本第一次想卖掉易到这个“烫手山芋”了。

  2018年8月,易到曾计划注入赫美集团(002356.SZ)中国,但后者糟糕的业绩使得这一计划流产。在此之间,还传言过阿里等企业一度曾对易到颇有兴趣,但最终都未达成协议。截至2018年年底,易到开展业务城市100余个,拥有城市牌照60余个,数千万注册用户,数百万注册司机。该公司总负债34亿元,净资产为负21亿元。截止2018年12月,对比初始值,韬蕴资本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提升净资产26亿。

  在收购泡汤的情况下,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韬蕴资本与乐视的纠纷也公开化,双方各执一词。乐视控股债务处理小组表示,韬蕴资本一直未向乐视方支付任何交易对价以及完成抵债等协议约定的义务,导致了涉及几十亿元的经济纠纷。当然,韬蕴资本认为这是一次承债式交易,当时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在交易文件中承诺易到债务规模是23亿元,而韬蕴资本入主后陆续发现债务规模在50亿元左右。

  易到前员工杨森(化名)认为,“在乐视退出后,易到曾一度迎来不错的发展局面,也没有进行大面积补贴,去年底公司账上突然就没钱了,比较奇怪。”易到的困局由来,与乐视脱不了干系,但为何又再次陷入困境,外人很难道清。一位接近韬蕴资本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谁说谎了不好判断,但韬蕴资本的确存在着一些资金问题。

  在各种出行企业横空出世的情况下,资金短缺的易到还能好吗?一位分析人士认为,“从其本身来看似乎并不太具备能力,需要看易到是否能找到新的接盘侠”。出行行业中目前企业众多,但即便是作为巨头的滴滴至今也未实现盈利,年亏损超过百亿元,而已经沉寂很久的易到要想翻盘实在不易。对于仍在追债易到维权的人来说,希望也越来越渺茫。“在我们的维权群,最乐观的认为有10%的维权成功几率,而我觉得只有5%的希望。”木三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21 正版挂牌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